文章分类
  所有文章
  论文/专著
  评论
  随笔
  书评
  对话/访谈
  其他
  最新评论
  689 wu7 yong:共產黨註銷學聯三子回鄉証,不獲出香港境上北京,證明香港人並不是中國人!!
  讲HK死马烂:做马溜戏反占中的周融,你先交出居英權和送子女回大陸啦!  .你子女不要在因英国读书。
  讲HK死马烂:做马溜戏反占中的周融,你先交出居英權和送子女回大陸啦!  .你子女不要在因英国读书。
  问问:茅于轼应该杀,应断子绝孙
  问问:茅于轼应该杀,应断子绝孙
  689 wu7:兩個星期前,人大常委連落三閘,特區普選夢碎。連日來,社會反應強烈。 廿三名泛民議員表示會杯葛下一階段政改諮詢,並且明言將否決特區政府根據人大決議所提出的方案。學者發表譴責人大決議的聲明,累計聯署人數超過500。大學生發動罷課,幾乎所有大專院校學生都參加,來自至少88間中學的學生也響應參與。佔中三子公開剃頭,表示立場「退無可退」,一起剃頭的還有三十名人。 超保守方案  只講權威不講道理 當人大常委副秘書長李飛宣布人大常委會有關落實香港特區普選基本原則的那一天,我坐在電視機面前。雖然北京一早放風,傳媒早已詳細報道內容,但是當李飛宣布決議時,我還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為甚麼?因為這個決議不單不可能被泛民接受,它的非常保守程度,甚至遠超過建制派所提出的普選方案。 這是赤裸裸的權力展示,而不是有商有量的結果。不過,北京好歹也要拿出個像樣的理由為人大決議解畫。但是,港人看在眼裏,聽在耳裏的,都是一些不值一哂的言論。甚麼中央是「最大的民主派」,「選舉就是篩選」等等,都是一些混淆視聽的說辭。張曉明還說人大決議是「靚女」,也真低估了中央大員少有的「無厘頭」。...............
  689 9up:香港翡翠台直播对话,广东有线台你能再无耻点吗?政府发言你就正常,到学联发言你就广告?
  雨伞行者:928,金鐘放催淚彈;之後的旺角黑社會打人;到最近七名警員暗角毆打市民與旺角清場,足足二十多天。發生這麼多事件,政府從未交出誠意嘗試與市民學生對話,從未聆聽我們的訴求,一味以武力甚至暴力駒散,根本不能解決問題根源──真普選的訴求。 致反佔領及藍絲帶人仕,你說佔領街道者影響你日常生活,更說他們阻礙香港發展。好吧當你講得通,但你可否想像將來政府要在你家旁興建焚化爐,就算你們有五千人出來佔領,示威,絕食都再沒有用,因為只要政府認為有需要,就算好像現在十萬人佔領街道,政府一樣視若無睹,甚至以武力清場。所有措施只要政府認為對的,他們的態度就像現在一樣強硬,無理。試問反佔中的市民,你有否想過這一天不遠矣甚至已擺在眼前。你反佔領單單是因為短期的民生影響,但卻犧牲了未來的香港。試問你們有否認真分析政府現在的所作所為? 到了最近,十月中,我看立法會的新聞,我感到遺憾。我以往竟然沒有了解到我被一大群「高質」的建制派議員每分每秒影響著我生活。我不想點名批評,只想用例子說明。有一位議員認為雨傘是攻擊性武器,因為黃飛鴻在戲中也用下傘打到敵人落花流水。天啊!雨傘也可以用來擋雨,要是定性為攻擊性,那麼下次出街下雨也不知怎麼辦!有一位議員認為,要是雨傘攻擊性,筆也可以算攻擊性,不如一併禁掉。另外,一名建制派議員,在FACEBOOK  將越戰用過的陷阱圖片,誣衊成佔領人士用過。我真想用廣東話說:「你屈都屈得似D啦,大佬!」遺憾是,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佔大多數,他們有權影響所有決定。 到這刻,反佔領及藍絲帶人仕,你看清真相沒有?我們每天都是被漠視民意的政府及指鹿為馬的建制派影響生活,我們都是受害者。就算反都是先反政府的施政,對不對?一日有他們的管治,你們每天的生活將比因佔領街道而受阻的生活苦一百倍!就算你兩邊都不打算幫,也拜託別要出聲!
  邹传舜:蒋介石,毛泽东,已成过去。现在的习,是否还会继续?光指望它们是行不通的!集中国民众,集世界之力量,方是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平等的希望所在!
  ON9 689:去參加反佔中的是甚麼人?連一些左翼也不得不承認,這些人不是有濃烈的鄉音,甚至就是說著兩廣以外的土話,根本就是來自中國的「遊客」;至於傳統的土共社團,以至在網上不斷傳閱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那些土共政黨支持者,不是受「新自由主義」洗腦,也不是甚麼「殖民心理」,而係受中國民族主義洗腦,受中國共產黨獨裁統治斯德哥爾摩症的中國人──關英國人甚麼事?
  友情链接
RSS

经济学人 | 法律生存 | 人文中国 | 全球化论坛 | 历史频道 | 审美苑 | 学者社区 | 学者博客

本文章于2011-6-12发布 累计浏览25137次

 

 

“我只是挑头讨论中国未来”
——茅于轼接受网易新闻专访


关于批评毛泽东的文章
批评毛可能有点轻率
 
网易新闻:您写了批评毛泽东的文章后,收到了什么回应?
 
茅于轼:我收到过威胁我的电话,其他就是网上的,这个大家都看到了。
 
网易新闻:接下来您的打算是什么?
 
茅于轼:我还是按照我原来的(生活方式)生活嘛。
 
网易新闻:您对自己的人身安全采取了什么措施?
 
茅于轼:我出去演讲,进去、出来都有人陪同;会场上有保安;进入会场都有严格的控制。
 
网易新闻:您一直以自己的理智为骄傲,公开发表这篇文章足够理智吗?
 
茅于轼:哦,可能当时考虑的有点轻率。
 
中国走向何处是迟早要解决的,我不过是挑个头
 
网易新闻:我刚和赵老师聊天(注:茅于轼夫人赵燕玲),(她)说您这篇文章写了很久了,有一天突然发出去?
 
茅于轼:写了可能有一年多吧,我看了(辛子陵写的)那本书以后,也不光是(他的)书,(还有)好多关于毛泽东的书,特别是外国人写的翻译成中文的有很多的书,我看了不少。而且我推断这个反映的事实是合乎逻辑的。
 
网易新闻:为何(选择现在)发出这篇文章?
 
茅于轼:因为现在大家呼吁政治改革的呼声很高,社会矛盾也很多。所以中国走向何处去,这是一个迟早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我就把它发了。
 
网易新闻:要解决中国走向何处去的问题,为何要回过头批评去世多年的毛泽东?
 
茅于轼:因为到底中国走向何处,是无产阶级专政是方向,还是人权民主法制是方向?看现在很模糊,个人的理解不一样,所以这个问题迟早要解决的。我不过是挑了个头。
 
网易新闻:您曾经在今年“两会”时指责当局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没有包括“政治改革”,这个指责和您现在批评毛泽东的文章之间有关联吗?
 
茅于轼:政治改革就是我方才讲的,你要朝哪那个方向,是用毛泽东的理论来指导,还是用我们的人权和法制、民主的理论来指导?首先这个问题需要解决。(两者之间)当然是有密切联系的。
 
网易新闻:您打算如何应对“人民公诉团”?
 
茅于轼:他们要(起)诉的话,我就应诉。当然,我不希望这件事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因为这个问题不是个法律问题,这是认识问题。这个需要通过和平的讨论、理智的分析,摆事实讲道理把它搞清楚。
 
网易新闻:您期待出现类似“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吗?
 
茅于轼:对,差不多。
 
网易新闻:除了对毛泽东的功过的评价,您对毛泽东思想是赞成还是反对?
 
茅于轼:他的思想在建国的时候有不少好的思想,我觉得有些做法、群众路线、尊重工人农民的地位,这些都是很好的思想。他的《毛选》的前面的《矛盾论》、《实践论》那个我们都认真学的。但是后来事实上做得不是那么回事。他要解放的工农群众,但是最受罪的,最痛苦的就是他们这些人。
 
网易新闻:但这次反对您的很多人是工人,特别是原来在体制内“吃大锅饭”的。
 
茅于轼:他们中间有很多是年轻人,没有经过文化革命,而且现在我们的政府是尽量掩盖文化革命的事情。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他们不会喜欢文化革命的。
 
网易新闻:您上周去香港,当地人怎么评价您写的那篇文章?
 
茅于轼:没有人提。
 
网易新闻:这还挺令人惊讶的。
 
茅于轼:对了,就是一个没有。不管是媒体或者朋友,没有一个人跟我谈起这件事。我也觉得很奇怪。
 
社会
现在还有重新搞文革的土壤
 
网易新闻:中国过去的80年历史,您会怎么概括?
 
茅于轼:中国(过去的)八十年就是走了一段弯路。
 
网易新闻:您有没有对政治特别迷茫的时候?
 
茅于轼:最近迷茫就是这个社会的矛盾的原因,到底是贫富分化原因,还是特权的原因,还是机会不平等的原因。这个问题我还是在琢磨,没有太大的把握。
 
网易新闻:以经济学家的身份,为什么要开始关注政治?
 
茅于轼:我研究经济学,财富怎么创造的,就是交换创造财富,但交换的前提是财产的保护,人身的保护,或者说就是人权,这个时候经济跟政治就发生关系了:经济要好,最后还是需要有一个人权的社会,平等和自由的社会,不是专制的社会。
 
网易新闻:周有光老人曾经说“一个社会从神权到君权,到民权,是从专制到民主的必然的一个发展过程”,就您的感受,您觉得中国现在走到哪一步了?
 
茅于轼:中国其实在政治方面也有很大的进步,跟毛泽东时候比较,我们已经不是神权,现在其实也不是君权了,我们跟北非都不一样,北非一个像穆巴拉克三十多年卡扎非四十多年,而且都会把自己的位置传给儿子。中国这个没有这种可能性的,我们对政治犯也是很客气的,我们没有杀过政治犯,改革以后。我们关了很多政治犯,但是没有杀过政治犯,毛泽东的时候杀了好多政治犯的,杀遍了。这是我们的大进步。
 
网易新闻:您曾提倡过“精英治国”,您提倡的精英治国和现在“红二代”们的精英主义的这种方案有什么不同?
 
茅于轼:我是说过,现在社会非常复杂,需要很多的专门知识才能治理这个国家。我的理想的治国的一些人是什么人呢?第一是精英分子,但是这些精英分子要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就得靠选举了。我们现在没有选票的制约,所以现在很多人非常愤慨,愤慨这个社会的精英集团抱成团,欺负底层群众。所以现在很多人怀念毛泽东,所以就对现在这个社会要保持稳定,首先得解决这个问题,你得保护基层群众的利益。
 
网易新闻:如果“毛派”接管了中国,决定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您最担心的会是什么呢?
 
茅于轼:那就很可能第二次文化革命。
 
网易新闻:但现在的毛派倒也并不主张回到过去——“人人都很穷的时代”。
 
茅于轼:那他们主张什么?那他们的目标是怎么样的?这个文化革命当然是毛泽东发起和领导的,他到美国去发起不起来,美国老百姓不会响应他,所以文化革命有一半的责任是中国的老百姓。
 
网易新闻:为什么呢?
 
茅于轼:这个有一系列的原因,而且这个原因到现在没有消除。所以中国有重新再搞文化革命的土壤,这是我的看法。
 
假话社会不可能是有道德的社会
 
网易新闻:像您和其他知识分子一直在强调,现在的社会没有文化,现在社会没有文化最大的问题体现在哪儿?
 
茅于轼:或者说没有道德吧。这里头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市场是讲私心的,私心并不错,错在你侵犯别人的私心。现在市场中不好的事,是有权势的人用自己的权势去侵犯别人的私,这是最大的祸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政府说假话,掩盖过去好多的事,把它掩着盖着,不让大家知道。一个假话社会不可能是有道德的社会。
 
网易新闻:您在政治经济上的建议,有没有任何一次被当局采纳过?
 
茅于轼:我想会有的。比如说我反对经济适用房,现在这个东西搞不下去了。
 
网易新闻:您的信箱里会不会也有许多普通人的来信?
 
茅于轼:有,经常有,比较多的是写一篇文章要我看,要我批评,这个差不多每天都有吧。有找工作的,有要借钱的,各式各样的都有。
 
网易新闻:您怎么回应那些求助于您的人?
 
茅于轼:我只能尽我的力量吧,我的力量非常有限,我能帮助人的地方也就这些,我能做的事尽量做。
 
天则所
“二十年以后,房子会出现大量的空缺” 的说法不对
 
网易新闻:天则所是盛洪、您、张曙光主要运行创办起来的,您怎么形容你们三个之间的关系?
 
茅于轼:我们三个之间大方向一致,小方向有矛盾,就是这样一个状况。(比如)对事物的看法,解决问题的手段、方法不断地有不同的意见。
 
网易新闻:您原来曾经做过帮助农村致富的事,就是小额贷款这类,但也差点儿成为了非法集资。这个事情带给您的经验是什么?
 
茅于轼:这个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小额贷款,一个是家政学校。这两件事应该说做的都比较成功的,小额贷款我们有了好几个点了,北京就有个点,山西有两个点,马上要在四川开一个点。家政服务的学校我们培养两万人了,九年的时间,我们培养了两万农村贫困地区的妇女,给她们找到了工作,而且待遇得到了保障。她们的地位不断地在改进。
 
网易新闻:有人觉得天则所的报告在细节和数据上有些地方是粗糙的,有这样的情况吗?
 
茅于轼:这个事我觉得是有可能,但天则所的数据都是比较客观的,我们不会受任何利益方的影响。当然我们要精益求精的话经济财力不许可,天则所是民办的,我们得非常谨慎的花我们的钱,所以处处地方要讲节省,这个也会影响到数据的高度和精确度的要求。
 
网易新闻:您年初时提了一个“二十年以后,房子会出现大量的空缺,房价会下跌”的观点,(我还是不太同意)所以还想请教一下您当时的那个说法是为什么?
 
茅于轼:当时的说法,我后来想想说得不对。那个时候怎么想呢,就是说我们的人口结构“四、二、一”的结构会造成房子大量的剩余,但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大量农民要进城,这个因素是更大的因素。农民进城他们需要住房子,所以房子还是会不够的。
 
网易新闻:您曾经提到,天则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后继无人,为什么天则所这么有名气了,反而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呢?
 
茅于轼:这个道理很简单:第一天则所待遇很低,现在要找一个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人,一年没有几十万根本不可能找到的,我们天则所一个人拿三千块钱,那谁愿意来呀?这么一个低待遇,而且天则所还不断地面临着风险。我们虽然有了十八年的历史,但是我们的生存是很没有保障的。现在政府非常强势,如果政府真要给我们找麻烦,我们只好关门,没有别的路。像这样一个地方,谁愿意来啊?
 
网易新闻:您还能找到更多和您有共同愿景和同等能力的人吗?
 
茅于轼:很难,要有共同的目标,能够接受这样一个条件,我觉得很难。
 
争议
这个社会不愿意讲理
 
网易新闻:您有没有认真地读过批评您的文章?
 
茅于轼:凡是我能看到的我都认真地读。95%以上没有任何说理的地方,就是骂人,我只好不理他;5%的文章有些内容,但是基本的事实跟我所根据的事实非常不一样。所以我就说摆事实讲道理,你事实不摆出来讲什么道理?
 
网易新闻:您在评价自己文章的意义的时候说“至少会引起大家的一个思考”,但更多时候引来的反而是骂声,特别是这次,您没有一点介意吗?
 
茅于轼:当然我很介意的,倒不是介意我本身,我介意我们这个社会是这么一个不愿意讲理的社会,这个非常危险。
 
网易新闻:您自己在《八十回望》里面提到,说自己每发一次火就犯错一次,您犯过的最大的错是什么?
 
茅于轼:那都是很早以前,年纪大了以后脾气也没了,也就不大会犯错误,小错误当然会有,没什么大错误。
 
网易新闻:您通过什么事情开始变得理性了呢?
 
茅于轼:这个恐怕也是跟年龄有关系,年龄。我现在对年轻时候的许多想法很否定,很后悔。举个例子说,我在对别人发脾气,发过好几次脾气,现在想想非常不对头。
 
我的很多想法是理想主义的
 
网易新闻:您曾说八十岁的时候想去做一点您认为重要的事情,对您来说重要的事情有哪些?
 
茅于轼:那你说,如果说我自己想从我的利益出发,我最好听听音乐、看看书是最享受了,但是我觉得一个人活得要有意义,要对社会有所贡献,自己听音乐、看书,这个对社会就没贡献了。当然也是两种思想的斗争吧。
 
网易新闻:可以认为您是个理想主义者吗?
 
茅于轼:我很理想主义,我的很多想法是非常理想主义的,我对财经的看法,很理想主义的。但是人要有理想啊,理想是一个远的目标,没有远的目标你就会走错路了。
 
网易新闻:如果给您一个机会,让您改变历史上的一件事情,您会选择改变什么?
 
茅于轼:三年灾荒是最需要改变的,饿死三千万人惨不忍睹。三千万人啊,第二次世界大战才死了多少人?一个和平时期死这么多人哪。
 
网易新闻:为什么您选择的是三年灾荒,而不是十年浩劫?
 
茅于轼:三年灾荒死的人多,十年浩劫死的人少。
 
网易新闻:随着时间的流逝,您会觉得越来越孤独还是会越来越有力量?
 
茅于轼:不会越来越孤独,因为我说的东西绝大部分都是对的。
 
网易新闻:经过这次的事件以后,以后还会继续有话就说吗?
 
茅于轼:对。
 
网易新闻:今天我的问题就到这里,谢谢您。
 
茅于轼:不客气。
 
2011-6-3
中评网-作者授权文稿



作者最新博文:
从谣言看中国国情   /   2014-11-12
金融业是否创造财富?   /   2014-9-8
邓小平的贡献和局限性   /   2014-9-8
生产不是越多越好   /   2014-9-8
善战胜恶不是靠老天爷   /   2014-7-30
 
评论(122) 阅读(25137)
网友评论
我们永远热爱毛主席! 2012-8-16 2:44:46
我在毛泽东时代生活过,我认为那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时代!尽管毛主席也犯有一些错误,但并不损害他的伟大!如果把今天的技术加上毛泽东时代的制度,那就是人间天堂!


求实 2012-7-24 20:23:56
向矛老致敬!请保重!


历史是人民写的 2011-12-8 21:43:19
算了,不发了。为什么删贴,不是很民主吗?


历史是人民写的 2011-12-8 21:39:08
历史是人民写的。李登辉80岁了还是自认为日本人,没有关系的,要台独也好,做日本人也好,只要你不在权位去推动整个台湾去实行,我们又何必理你。茅先生以如此高龄,还一心一意出来骂一个过世几十年的人,可见你心中的怨气之大,虽历经岁月的洗涮而愈来愈增长。在你们心目中,关一下牛棚,参加一下体力劳动,受苦了,伤痕了,堂堂知识分子、仕大夫怎能与粗鄙的几亿中国农民一起生活,而且还要接受这些穷鬼们的批斗,没有天理嘛!30年河东,30年河西。现在不是穷鬼们的天下了,该我们这些被关牛棚的人的天下了,你们既没有话语权,也没有代言人,不会有什网去采访,你们能怎么样。不过有点担心,这些穷鬼们说不定哪天又开始被人用毛思想鼓动起来,我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因子 2011-9-25 19:20:39
看到那些漫骂之语,触景生情,使我想起了文化革命时期的大字报,广场上的批斗声,感慨呀.


文革是四人帮的节日 2011-8-12 3:40:04
文革是四人帮的节日
说“坑杀汉奸”话的人,只会骂人,不会讲理。这样很不好。骂人谁都会,骂人不就是泄愤嘛,他娘的逼急了老子也会骂你狗日的,你听着啊,老子开骂了:你他娘的只会为皇帝歌功颂德,你还会拥护四人帮吧,因为他们是文革的真正旗手,也是皇帝养的疯狗,你很欣赏江青是吧?老子是穿草鞋的一介草民,老子下乡5年、当工人3年,老子经历过整个文革,老子恨死文革了,老子一辈子生活在社会底层,现在还是,可是老子就是拥护改革开放,就是赞成邓公,我也为你这种保皇党感到可悲可怜,也为居然还有人置民族灾难于不顾而拥护文革,真他娘的脑子进水。好了,老子也骂够了,也出气了,怎么样,这位小兄弟,听着还受用吧?我骂人了,可是我没讲出多大理来,你听着会服气吗?
        我说同胞啊,骂人是不解决问题的,还是学着讲讲理吧。咱中国人要学会让人说话,学会点宽容和包容以及民主精神,这位小兄弟,你肯定没经历过文革,再不就是文革中扬眉吐气的造反派头头,或他们生的儿子,是吗?


戏系嬉戏 2011-8-4 19:25:42
歪曲事实和不敢不愿承认毛的罪恶的人,我不知道该把他们归入什么行列


一声叹息 2011-8-3 17:57:05
中国到底要怎么走,好像连领导都不知道,叫摸着石头过河,太可笑了,如果真的淹着了,会淹着谁,是领导还是百姓,


布衣 2011-7-29 12:46:49
我也正想把《假如中美开战了》贴上来给大家瞅瞅呢,不过楼上那位反毛的看看下面这个笑话的人好像有些误解那个意思呢。你说我们在在这说毛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觉得自己高大吗,不好意思我们没想要高大,我们只要真相,活的真实,中国如果不开放党禁,实行普选,那么天下大乱是迟早的事,不过我们最想要的还是和平改良,希望中国能像台湾省学学自动开放党禁,实行多党执政,如果动乱苦的是普通百姓,而受害最大的是孩子们,请大家细思量!


刘明昌 2011-7-28 20:39:15
我很早以前就看茅先生的文章,我同意老人家的观点。现在社会矛盾太多,社会发展的根本方向上有问题,我们需要更多得觉醒和独立思考的意识。现在是开放的社会,我相信中国人民的智慧,迟早会走上民主、法制的社会。需要大家的努力。


KKK 2011-7-26 22:33:45
什么人在污蔑毛泽东
美国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托尼•赛奇教授最近有篇关于毛泽东的谈话,他认为,现在有三种人在污蔑毛泽东。第一种人是传统西方政客在进行“和平演变”的需要,“和平演变”首先是要否定哪个国家最有影响的人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以便接受他们的思想,过去在东欧是这样,在苏联是他们自己否定了自己。第二种人是中国一些先富起来的人。他们害怕毛泽东思想回暖给他们既得利益带来威胁,他们要维持现状,甚至是要建立有利于他们的政治新秩序,就必然要否定毛泽东。第三种人是一些过去毛的“仇人”的后代——国民党时代的官僚和地主的遗老遗少们,因为他们的先辈在“毛的时代”失去了大量利益,所以怀恨在心,于是对毛极尽污蔑之能事。托尼•赛奇教授认为:无论我们承认与否,在我们西方的自由世界中,任何一个不戴“有色眼镜”的人都尤其尊重中国的毛,他是一个值得所有对手尊敬的伟人,他将他和他的所有亲人都献给了这个民族的劳苦大众,无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他的思想和精神不光值得西方世界研究、学习和尊重,更应该值得中国人了解、尊重和学习,因为他是中国人屹立于世界民族前列的财富和基石。我很遗憾在西方世界将毛泽东的精神和思想上升到一种战略的高度来研究和学习的时候,在中国却出现了大量忽略、诋毁甚至是造谣中伤毛先生的事情,在我们的西方世界里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读托尼•赛奇教授的言论,使人想起我国宪法,宪法明确指出:毛泽东是缔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袖,污蔑人民领袖是违法的!)否定“毛泽东”是当代中国困局的症结
托尼•赛奇教授说:“其实西方世界特别重视和珍重毛的思想和著作,也别是在研究中国问题的学会和军界,毛的思想和著作是必修课,我想谁都知道毛的军事思想和政治理论早已经是西点军校的必修课,而且也是学界在研究亚洲问题时首先要研究的对象。毛的为人在西方人看来更是不可思议,就连尼克松这些他曾经的对手也不得不感叹,毛近乎一个神,而不是一个人。世界上还有谁见过将自己那么多亲人的生命都献给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解放事业的领导人?难道这样的人不应该值得所有人珍重吗?如果还有谁也为这个国家做出了那么多的牺牲,才有资格来批评这个伟人……”“对于毛在历史上的错误,用中国自己的传统辩证观点来看也是正常的,这些错误不应该归咎于他个人,这应该是那个时代的错误,是那个时代所有人都在犯的同一个错误,只不过有人习惯性地将那个时代归结为“毛的时代”,自然就将错误全部归结到毛的身上罢了,如果将那个时代所有人犯的错误都归咎到一个古稀老人的身上,这既会让人觉得可笑,也明显不公平(Lt's    unfair!    Lt’s    unfair……他说到这里特别激动,连续说了好几次)”“有一样事情我至今也没弄明白,在你们中国弃之不用的东西,在我们这儿却成了宝贝,我们用来研究、学习和改进之后,反过来却用你们创造的东西变成了战胜你们的武器……历史上难道不是这样吗?”当然,后来托尼•赛奇瘫倒毛泽东思想与中国当前政治困局及未来时,他指出:中国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贫富不均造成的严重两极分化,而且这种两极分化伴随着权力私有化,中国的社会矛盾已经越来越突出,毛的思想重新被更多的普通群众重视起来,如果一味地否认或者清除毛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只会给中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甚至可能造成分裂。中国当前严重的腐败问题既有制度上的缺失,更是思想上的混乱,要知道在中国这个传统的特别注意道德修养的“礼仪之邦”,政治上的腐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制度上的缺失,但思想上的混乱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而导致思想混乱的真正原因就是新的思想并不为人认可,而毛的思想却被人为地极力淡化,这就是造成中国思想混乱的真正原因。在谈到这样的三种人在污蔑毛泽东时,托尼•赛奇教授呵呵一笑,“天下谁还没有一两个敌人,特别是政治家,尤其是你们中国的政治家……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面对这些谣言的时候还是要有自己的判断,不要成为历史和世界的笑话!”


阿牛 2011-7-25 17:23:36
谢谢茅老这样忧国忧民,能为民清明的知识分子!
你们,才是中国的脊梁!

曾经也不理解你的许多观点,但现在明白,虽然有时候你的观点一下子感觉不那么合情理,比如廉租房不能有独立卫生间,但你是真正为穷人牟利的!

这个社会到了一个思变的前沿,人民,终究会选择对的!
历史终究会还原其真相的!


直心为德 2011-7-13 11:33:40
像茅老致敬,凡有责任心、有正义感的中国人都应向茅、辛二老学习,为中国之进步做点事。


潇湘也语 2011-7-12 17:03:34
支持矛于轼,勇者难得。


田长工 2011-7-11 23:13:44
拜读了.那段历史是恐怖,非常残酷.未亲身体会,很难理解,很难相信.但那是事实.事实胜于信囗开河的说教.诚然,毛和他的战友们有开国功勋.建国后,在经济建设,合作化运动,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毛犯下的罪行.最显著的是表现在{三年自然灾害}和文革.用毛的话讲: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毛的伪善蒙敝了那个时代的公民.可以理解当时环境所致.现下一部分人{尤其是年青人}怀念毛,质疑当下,可能由于这几个因素,官场腐败,贫富差距过大等.公正地说,目前政治环境和生活条件较过去是天地变化.批判过去,是还历史公道,是警醒未耒.官场腐败和贫富差距过大是弊病,只要这个党的纲领不变,领袖正大光明,我们就要有信心,跟着党和领袖前进,克服左和右的干扰,争取国强民富.


良知 2011-7-8 19:46:29
我虽人微言轻,但有几句话还是要说的,茅老以八十高龄在目前这种政治生态下讲了一些真话、实话、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话,确实值得佩服,反观那些个所谓的批评者口吐脏言、狂言,做人的境界一望便知,谁是谁非就不需多言了。支持茅老、支持真理、支持正义。


一声叹息 2011-7-7 14:58:37
可悲的是我们的爱国青年到哪里去了?


开心 2011-7-1 22:56:16
茅老:您是当代少有的还有起码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向您致敬,并祝您成为方励之第二,并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新旗帜!!


愚昧造成毛左 2011-7-1 14:45:14
愚昧造成毛左  2011-7-1  14:38:18  
建议毛左翻墙到海外网站看看,全面接收信息。毛也教导过毛左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国内党报、党刊、党网发布的信息大多数是虚假的,有些是歪曲事实的,所以必须多看看各方面的信息,才能对共产党、毛泽东、执政集团、国际国内形势作出客观正确的估计,远离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这类连主要作者都觉得自己的文章是忽悠的网站,自己独立全面的接收各类信息,再做独立思考。3年前我也曾经是个愚昧的毛左分子,只看党报、党刊、党网、cctv新闻联播,现在我只把上述媒体作为笑话来参考。这就是我的进步。  


反动派终究不得民心 2011-7-1 11:45:10
毛左张宏良几年来奋笔疾书,写下了几百篇歪曲事实、造谣生事、逻辑混乱、信口雌黄的垃圾文章,忽悠蒙蔽了少数脑残毛左,据乌有之乡最新统计,全国有毛左分子5万余名,占总人口的比例不到万分之一。这就是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之流几年来忽悠毛左的成绩。张宏良之流之所以事半功倍甚至劳而无功,根本原因就是逆历史潮流而动、逆改革开放、民主政治的政治文明潮流而动。


2011-6-30 22:47:06
不知道中国历朝的开国皇帝(本朝除外)还有没有饿死人的,望历史好的人解答一下


2011-6-30 22:41:57
????????


爱国 2011-6-28 23:42:36
茅于轼才是真正有良心的中国人  那些骂他的人都不配称中国人


朴实的百姓 2011-6-28 11:46:10
茅于轼老师您好,我非常敬重并喜欢您的文章和思想,您并不孤独,反而受到有良知有正义的国民的拥戴和爱护的,以您80岁的长者身份给了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极大的思想指引,我们现在急需像您这样的智者和勇者撕破最后的制度遮羞布。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到您的天则博客上看您的文章。我在这里为您及您的夫人送上真挚的祝福!


苏人 2011-6-26 18:44:38
我为茅于轼辩护
茅于轼是我欣赏的一个长者,一个经济学家,我读过他的一本书《生活中的经济学》,我还读过其他经济学家写的书,但我还是不懂经济学,我欣赏茅于轼是因为他坦然。曾经偶然进入他的中评网个人主页浏览,注意到网友对他文章的评论,50%以上是负面的,许多骂他的话,难听的话,茅于轼都保留在哪儿,他要删去那些话其实是很容易的。我替他难过,也真心钦佩:真金不怕火炼,茅老,真君子也。
最近有一件事沸沸扬扬,什么事?茅于轼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于本年度4月份在网上发表,据说引起了公愤,全国各地纷纷成立人民公诉团,签名人数达五万人。指控茅于轼的罪名是(1)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2)诽谤罪。笔者是好事之徒,虽然为了生计艰于奔波,沉湎俗事少有闲暇,还是饶有兴致关注此事,并试着为茅于轼一辩。
一、茅于轼能不能评论毛泽东
邓小平曾经评论过毛泽东:(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以后,错误就越来越多了。邓小平又说:对历史问题,还是要粗一点、概括一点,不要搞得太细。邓小平是政治家,他的宜粗不宜细的对待历史的态度,有政治人物的政治考量,但绝不是学者、历史学家应取的态度。笔者一黎民百姓,混迹于市井街头,闻草野间评判当朝执政者之声不绝于耳,其中见仁见智,各不相同。中国现行宪法的制定者,既顺应于民意,又接轨于世界,在宪法第35条,有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宪法第41条,还有进一步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茅于轼作为一个学者、一个经济学家、一个中国公民,从自己的角度解读、评论毛泽东,是完全可以的。
二、秉笔直书是中国史学的传统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记载:春秋时,齐国国君庄公与大夫崔杼的老婆私通,崔杼怒而杀之。齐国的太史就在史书上写道:“崔杼弑其君”。崔杼大怒,把这个史官也杀了。这个史官有三个弟弟,史官被杀,大弟执简复书。大弟被杀,二弟续写。二弟被杀,三弟仍旧秉笔直书。崔杼连杀三人,不敢再杀,史实因之得以流传。
史家绝唱之司马迁,“不虚美,不隐恶”,他写开国皇帝刘邦的帝王加流氓形象很生动,传神。《史记•高祖本纪》和《史记•项羽本纪》中都有写道:公元前204年,楚汉对峙,汉高祖刘邦为求突围,将2000女子乔装成士兵充作盾牌,吸引项羽兵力,自己得以逃脱。《史记•高祖本纪》还写道:汉高祖年轻时曾遇一老者,言其贵不可言,高祖听了很高兴,说:“诚如父言,不敢忘德。”但司马迁紧接着又写道:“及高祖贵,遂不知老父处”。
三、民主国家评判国家领导人是公民的义务
民主国家人民当家作主,行使选举权选举国家领导人。人民总要评判、议论、提问题,搞清楚究竟哪一个候选人能真正代表他们,候选人也通常通过演讲等形式,让民众了解自己的各个方面,这些都是民主应有之义。所以,民主国家的人民不仅有权利评判国家领导人,而且有义务评判国家领导人。如果他们不评判、不议论、不互相启发思想激荡,怎么能知道哪一个是真正需要的呢?
四、公诉茅于轼需要有证据
笔者通读茅于轼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三遍,茅于轼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实际上讲到了以下八个方面:
1.毛是人不是神;
2.毛发动文化大革命,搞人民公社,搞大跃进,大炼钢铁,导致三年灾荒饿死三千多万中国人;
3.毛用阶级斗争的方式追求权力。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四清、文革、均借阶级斗争之口。逼死刘少奇,清除彭德怀、贺龙、陈毅、刘伯承、陶铸皆凭阶级斗争之力;
4.毛泽东搞阶级斗争,死人无数。  毛泽东的目的不在把人杀掉,而是让他遭受极大的侮辱和痛苦;
5.毛奸污过不计其数的妇女;
6.除了抗战头两年共产党的军队打过几次抵抗日本军队的仗,从1939年以后就没有打过一场稍微大一点的仗;
7.毛输出他的理论,让全世界都要残酷斗争;
8.最后,毛只剩下孤家寡人和几个亲戚:江青,毛远新,王海荣,和极少数几个家丁,像张玉凤等。
人民公诉团指控茅于轼的罪名是(1)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2)诽谤罪。按照现行《刑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有两个方式,一是造谣,二是其他方式;诽谤罪的方式就仅仅是造谣了。所以全国五万公诉人如能证明茅于轼确是造谣,茅于轼的罪名或可成立,至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另一个方式------其他方式,笔者实在是不知道立法者所指为何了。



目睹怪现状 2011-6-24 12:17:18
那一坨屎勃不起来


薄熙来挑战共产党 2011-6-23 21:53:13
这个制度层面的难题,对于整个中共来说,尤其严重。首先,如上所
述,薄熙来的作为,显示“权为上所授”这套东西不灵光了,那这在
制度上就意味着,至少中共现行人事制度(咱还不说整个政治制度)
濒临破产。共产党已经腐败透顶,还不要说作恶多端,本来这些年靠
的就是这套人事办法来聚拢所谓“精英”:不管你有多少本事,要在
本党的伟大“盛世”这里分一杯羹?那就给我乖乖地低头、叩头、当
孙子、舔屁股。等这一套“家法”行过之后,进的本党门来,升上一
官半职,你那雄赳赳的东东不说已被阉割,至少早就萎靡不振了,您
的作派大半已经“宦官化”了──也就是符合“党性”了。现在好
了,薄二公子在重庆自行“崛起”,居然得逞,那但凡阳根尚有残存
的本党干部,在包了“二奶”乃至“八奶”之后,谁不想还要在官场
上蠢蠢欲动?薄熙来进了常委,这个党就将很不好管了。这是中共的
•进不了常委,咱上井冈山如何?
  
之二,你还得看薄熙来折腾的是什么把戏才得逞的。那一套“唱红打
黑”,还是温家宝看得清楚,简直就是“文革余孽”。这个已经“聚
精会神”地搞了三十年资本主义、而且还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伟光
正,不管其中还有多少遗老遗少(恐怕毕竟不多了)还在怀念无产阶
级文化大革命,但全党、特别是党的各级干部们,总体上恐怕是最为
畏惧文革重来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九六○年代也许
真没有,现在却绝对遍地都是。按照文革标准,红卫兵小将们一旦起
来,可以把他们在批斗台上个个乱棒打死,而且“死有余辜”。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啊,你是要资本主义盛世还是要无产阶
级文革?这可是薄熙来同志给你出的难题啊!
  
当然,如意算盘是两个都要:一边大搞权贵资本主义,一边大唱特唱
文革红歌,左右开弓,左右逢源。反正无论怎么说,我党是打死也不
肯搞什么据说是“西化”的民主选举来落实“权为民所赋”的。你不
搞,也就罢了,可是偏偏因此就害怕上了老百姓。这年头,但凡人一
多了,有个小小集会什么的,党官就紧张、就神经质、就有尿尿在裤
子里。这个唱红歌,可是呀,现在就要把这种集会给它合法化了。你
看那北京陶然亭什么地方等等,那些集合到一起唱红歌的,那个阵势
吓人,你说是聚众闹事我看也差不多。唱着唱着,控制不住了,心里
话冲将出来,要反腐败、要自由、要平等,那还不是一转眼的功夫就
变成示威了?这绝对是“维稳”的一大难题。“维稳”出了问题,那
就要了共产党的老命,你说你这薄熙来到底要搞什么名堂?看事情看
到这一层,你就明白了,类似以下的担心,比如什么薄熙来当了中央
政法委书记就会刀把子在手,谁也不敢说他要收拾哪位政治局同僚,
又比如他如果当了常务副总理,那个雄争霸气,那个高调表演,就会
把总理李克强弄得灰头土脸等等,那就根本算不上什么难题了。
  
薄熙来,干得好,接着跟他胡锦涛和共产党这么玩下去!他们要是真
敢不让你进常委,你还不干脆翻脸算了?全国人民还等着跟你拉着队
伍上井冈山呢哈!




薄熙来挑战共产党 2011-6-23 21:50:51
•“薄熙来难题”的六重含义
  
写到这里,读者不免要问:既然这薄熙来将要如愿以偿让进常委,这
么简单一件事,对胡锦涛也好、对中共也好,哪还有什么难题呢?又
那能说是坏了规矩呢?难不成,他想当总理,就是这么个难题?要把
已经内定总理的李克强挤掉,这就坏了规矩?
  
这个问题问得好。其实呢,如果薄熙来进不了常委,这个难题还不存
在,他也没有能够把规矩给破了。恰恰是因为薄熙来将要实现他的常
委梦,这就把中共的规矩给坏了,这就给中共出了难题。总理不总
理,我看薄熙来也知道没戏,不过是玩的手气来了,顺势抬高要价而
已。真正的难题,对胡锦涛来说,不多不少,有那么三个;对共产党
来说,不少不多,也有那么三个。
  
对胡锦涛来说,这“薄熙来难题”的第一个含义,在于难以主导中共
高层人事安排。
  
薄熙来到了今天这个份上,你不让他进常委,已经完全不可能,除非
你想把自己、小薄和这个党的老脸统统撕破;可是,让他进常委,这
谁升官谁不升官的一套把戏上,哪个还要听胡锦涛的?当然,有人还
会听胡锦涛的,因为这些人没有别的本领,只能靠这个;但凡有点儿
本事的小小野心家们,甭管有没有升官的希望,只要你想升官,一个
个放开手脚折腾就是了。谁能折腾谁赢,总书记点不点头又算得了什
么?你会折腾,总书记就算讨厌你,他也拿你没有办法,最后还不得
不同意你升迁。这就是那胡锦涛的“薄熙来难题”的第二和第三层含
义了:一个是文化上的,一个是制度上的。就文化上的难题而言,你
要知道,这胡锦涛可是装了十年、二十年(如果你把他进入团中央的
年月也算进来的话)的“孙子”才坐上总书记宝座的,人家薄熙来一
年半的扬风炸毛就能得逞政治局常委──这明显是两种政治文化,也
是两种政治风格。薄熙来的那种政治文化和政治风格,不仅恰恰和胡
锦涛的那一套南辕北辙,而且现在看来明显地力度更强、形象更好、
收益更快。这样一来,等于宣判了“胡锦涛政治风格”的死刑。就制
度上的难题而言,既然升官不用等上司开恩,那上司的指挥棒恐怕就
没有那么灵了。你如果没有两下子,就算当了总书记,人家也不尿
你:总书记又算个鸟?本来这胡锦涛十八大一交棒就没有什么威势
了,被薄熙来这么一折腾,那就更成了瘪了气的老胎,扔都不好找地
方扔的。你说这薄熙来还不是胡锦涛的难题?


薄熙来挑战共产党 2011-6-23 21:47:36
薄熙来挑战共产党
话说胡锦涛当朝,十年平庸,不料最后两年倒出了点儿彩,一时“红
歌”唱遍神州,很有些回到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的那“峥嵘岁月”的味道。不过,这点儿出彩,其实并不是今上胡锦
涛的成就,尽管小胡当年确实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一根个儿也高、
盘儿也靓、心儿也红、牙口也正的台柱子。“唱红”这档子邪事,将
来要是非得写进伟大革命历史不可的话,那要记在人家“西南王”薄
熙来的功劳簿上。小薄在中共十七大后被发配渝州,背水而战,一怒
而安天下,哪知道就这个样子反而整出了胡朝末年的一个亮点。

了解一些底细的人,晓得薄熙来在重庆那么一作为,其实是给胡锦
涛、也是给“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甚至还是给党中央
所领导的伟光正的中国共产党,出了一道不亚于小学生面对微积分那
种难度的难题。清华大学毕业的小胡如果这道题答不上来,说不好,
老共在他临交班的这个蹊跷当口,就增加了几分崩盘的危险。就此而
言,你要说是“薄熙来挑战共产党”,固然危言耸听了些许,却也不
是完全瞎说八道的。

这是道什么样的难题呢?不是一个亮点吗,怎么反而成了难题呢?简
单的答案是:薄熙来不照规矩玩,当然就是出难题;这么个玩法,可
以说,玩得越亮,难题越大。那么,这里说的是什么规矩呢?而薄熙
来又怎样坏了规矩呢?这个答案也不复杂,你且听我徐徐道来。  

·自力更生,司马昭之心
我党的基本规矩,就是“权为上所授”──听真了,绝对不是什么
“权为民所授”──而在邓小平末年,这个规矩就更成了天条一般。
你想想,堂堂一个中共总书记这样的大位,在中国这个中共一党专制
的天下也就是当朝天子,那都是邓小平指谁是谁。而且不仅指定自己
在世时的中共第一把手,还要指定自己死了之后的再下一个中共第一
把手。邓矬子就是这么牛必,养了儿皇帝还不算,还要扶植孙皇帝。
不要说中国十三亿子民对此一声不吭,只晓得鞠躬叩头,不管那皇位
上坐了个虾蟆抑或木偶;就是觉悟到顶、据说还拥有什么“党内民
主”的权利的中共七千多万党员,那还不是个个山呼万岁,摇尾献
媚,谁肯去问问为什么是此江彼胡窜上了那个宝座?尤其可笑的是,
这邓小平之后的江泽民,尽管权倾天下,并且满肚子不喜欢老邓给他
选定的接班小皇孙,却是半个屁儿也不敢放,捏着鼻子也还得把皇位
乖乖移交到胡锦涛屁股底下。当然,人家江泽民还得说是有本领的
人,临去秋波,那些个“九千岁”还不是由着他指定?政治局常委换
了一茬又一茬,上台之后一个个都是耀武扬威、人五人六的,可哪个
不是靠上司一把屎一把尿地苦苦拉拔到这个位子上来的?在今日中
国,你想当官,除了华山一条路,那就是靠你的上司们睁开青眼,你
说还有什么别的门道?至于你是靠酒量、靠联姻、靠“大团结”、靠
“鸡的屁”、靠床上功夫、靠“面子工程”、靠“假的真学位”、或
者靠机枪扫射老百姓,甚至干脆是靠天上掉馅饼砸到你的头的那种狗
屎运气,因此可以博得上司的青睐,那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个
中国、各自表述了。一句话,不管你什么神通,也不管你如何放开搞
活,基本原则是“权为上所授”,这是不容怀疑的。  

薄熙来在重庆这一年多来的所作所为,他的根本目的,可谓司马昭之
心,路人皆知,那就是要在十八大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悠悠万
事,惟此为大,薄熙来那是什么办法都要用上的。“鸡的屁”和“面
子工程”咱不输别人;你有“假的真博士”,咱有真的真硕士;“大
团结”的事情外界不了解,可那联姻手段确实已经有所报道了。问题
是,薄熙来的苦恼在于:任凭这十八般武艺施展,胡总书记的青眼就
是不往咱重庆瞧。俗话说,不怕看不见,就怕不想看啊。人生苦短,
转眼就是百年;看看年纪就知道,咱薄熙来过了十八大这个村,可就
没有十九大那个店了。说不好,那就只好自力救济了──这是个台湾
词汇,有点自力更生的意思在里头。反正是,不靠天,不靠地,也不
靠老爸(苦就苦在老爸前些年已经去见马克思了,否则咱怎么会如此
这般地受那茶叶店小开的鸟气!),天助自助者,甩开膀子,“唱红
打黑”,你且看咱怎么玩的!  

这一玩,玩出了名堂,玩出了成效。时至今日,虽然离十八大还有一
年多的时间,可是,谁还敢说薄熙来没有进入下届常委的机会?事实
上,不仅这张“常委票”已经被他薄熙来牢牢攥在了手中,而且这
“敬爱的薄书记”当下的眼光又那么悄悄高抬了半分,已经盯在总理
宝座上了!



一片光明 2011-6-22 11:12:07
一直关注着茅先生。向他致敬。是谁把他的文章删了?用这种方式还有什么光明正大可说?


茅于轼 好人 2011-6-21 23:42:26
茅于轼  英雄


掩人耳目 2011-6-21 16:37:29
揭露猫择洞罪恶,他们的合法性就不存在.


呼吸 2011-6-21 11:47:16
为何删了茅于轼写的关于毛泽东的文章,谁在害怕?!


呼吸 2011-6-21 11:45:30
对错只有在对真话的评说中才能进行,连讲点真话都害怕,这个社会还有什么真实的东西存在吗?


说的好.现在枪口搞反了 2011-6-21 0:15:09
有良知的中国人  2011-6-18  16:22:48  
中华民族团结起来!反对普通民众内战!  
打倒贪官污吏!严厉反贪!还权于民!还财于民!  
军人们,警察们,把枪口对准贪官污吏!不要向民众开枪!!  
  


上帝熊熊 2011-6-20 2:28:44
当无产阶级专政不再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的时候,这个幌子一样的定冠词就应该被删掉而变成专政。即便是无产阶级专政也要考虑无产阶级是否适合专政。物产阶级能否像SENATE一样,能够有独立的和相对正确的决策能力


五毛党之所以为五毛党 2011-6-19 21:11:46
五毛钱,贱不贱?这要分买什么了,买块糖,不算贱,买人格,就贱得多了。五毛钱就出卖人格,这人格也是够贱的了。那么,如此贱的人格之下伪装成人的人,是什么人呢?当然是些没水平的人,因为有水平的人即使没有人格也不会为五毛钱出卖人格的,那要贵一些,越有水平越贵。但是,同样都是出卖人格,咱就别走十步笑百步了,统称都是“五毛”。这里有几点分析,一、凡是张嘴闭嘴骂人的,可能是最基层的五毛;二、能够说几句人话的,可能是县一级的五毛,以此类推,当然,基层也有一些“高水平”的五毛,比如去年那篇“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水平就不一般嘛!洋洋洒洒,夸夸其谈——当然了,骂声一片,在我看来,这些有点“水平”的五毛比骂人的五毛更该杀,因为他们能讲出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来,虽然经不起推敲,但对于一些不读书不思考的普通民众来说,还是有洗脑功能的;三、伪五毛,就是根本不是五毛,可是却干着跟五毛一样的事,这些人是洗脑教育成功的典范。


毛派之所以为毛派 2011-6-19 20:58:41
“总结两派人的特征  2011-6-17  18:05:47  
看来毛派的人很多都横蛮无理,擅长谩骂和人身攻击。而辛(子陵,茅)于(轼,袁腾)飞方面的人则擅长以理服人!望毛派的人端正心术、加强学习,争做有修养、有学识的人!  ”

如果毛派能够“端正心术、加强学习”、有修养、有学识的话,他也就不是毛派了,除非他学习的是“毛思想”,毛派当中也有有学识的,不过,他们一般只读一种书,就是红色书籍,这自然就偏执和狭隘了,即使读有异见的书,也是“批判性”的,不经过大脑分析的,所以,毛派当中无论有无学识,都挺可悲的,因为无学识就是瞎嚷嚷,有“学识”的也是偏狭的伪学识,这使得看上去有“学识”的毛派成为“文化流氓”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所以,朋友希望毛派的人“端正心术、加强学习,争做有修养、有学识的人!”这比“实现共产主义”还要难得多啊!呵呵,对不起,嘴损了点儿,但至少我没说脏话。


loga80 2011-6-19 15:20:00
网易新闻:如果给您一个机会,让您改变历史上的一件事情,您会选择改变什么?
  
茅于轼:三年灾荒是最需要改变的,饿死三千万人惨不忍睹。三千万人啊,第二次世界大战才死了多少人?一个和平时期死这么多人哪。
-----
对毛泽东的再认识  
  茅于轼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到改革前的一百多年,中国从来没有几年的和平环境。只是改革后我们有了差不多三十年的和平。---
茅先生,您说的“和平”具体是什么意思?  您的论述自相矛盾啊


有良知的中国人 2011-6-18 16:22:48
中华民族团结起来!反对普通民众内战!
打倒贪官污吏!严厉反贪!还权于民!还财于民!
军人们,警察们,把枪口对准贪官污吏!不要向民众开枪!!


农民工 2011-6-18 1:30:24
支持茅老,他是一个真正关心国家和民族命运的人!那些起诉他咒骂他的人终将会被全体中国人民所唾弃...


最笨不过毛左残渣余孽 2011-6-17 23:27:08
尽说些鸡毛蒜皮之事!!


打到走狗 2011-6-17 22:54:05
火车票难买根本原因是火车票价格太低就是出自这条洋狗之口。


总结两派人的特征 2011-6-17 18:05:47
看来毛派的人很多都横蛮无理,擅长谩骂和人身攻击。而辛(子陵,茅)于(轼,袁腾)飞方面的人则擅长以理服人!望毛派的人端正心术、加强学习,争做有修养、有学识的人!


要学会尊重诚实正直的人 2011-6-17 17:39:48

茅于轼先生是知识分子的榜样,不畏邪恶不惧权贵,不搞学术宗派占山为王,是极其难得的好汉。

我们每个人都应扪心自问:何时自己能这样做人、做事,何时中国就有盼头了。

但要先从尊重开始。


绵里藏针slt 2011-6-17 17:29:36
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茅老师还有天则研究所,是我心中的希望,我不能容忍个别权利爪牙向茅老师泼脏水,在我们身边的人,文革时哪家哪户没有被整过?被威胁过?
我愿茅老师健康、快乐、长寿,在我心里茅老师早就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了!


五毛党,小心雷劈 2011-6-17 17:15:54
近日雷雨天,闪电打雷下大雨,跑到这儿一个人瞎忙乎造势忽悠也没用,矛老有上天护佑,
你可要小心出门,雷劈、车祸、水呛----你迟早被自己的良心整死!


解志清 2011-6-17 17:04:59
目睹怪现状
重庆日报》是这么报道北京的,“应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邀请,来自我市机关、学校、社区的14支演出队伍,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红歌传万代’重庆群众演唱会”。  

那边厢巡演正如火如荼呢,这边厢有网友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这么隆重、热烈、搅动京城的活动,除了重庆市领导外,竟然没有一位挂“央”字头的重量级领导出席,就连北京市的领导也不见露面,似乎唱到咱自家地界的红歌,需要避之唯恐不及。于是,网友断言,重庆红歌进京,遭受了冷场、冷遇,遭遇到了倒春寒、六月雪,总之,未来的行情不是那么看好。联想到前几日一干人众敲锣打鼓、大喊大叫地要起诉谁谁、最后不了了之、惨败收场,略加思忖,此情此景,的确有些诡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就预期会有如此下场,早说“唱歌比赛”不就正常了?非要在前面加个“红”,
不知道北京人对“红”过敏呀!还是回你们重庆自己唱着玩儿吧,北京这地方虽然穷,但真还不那么下作!


老孙 2011-6-17 16:40:12
我是一个40岁的人,等我懂事,文革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从小感受了文革的遗留,茅老,80岁的老人,我看到了你对社会的责任,权贵的后代起诉你对他们前辈的真实描写,让我看到了中国进步的艰难,也对权贵的后代们不能真实的认识自己的祖先感到悲哀,古人云,以史为鉴,但悲哀的是大部分国人看不到真相,尤其是历史的真相;权贵的后代们还在粉饰历史,粉饰自己的祖先。
中国的每一次进步,都是首先经历了国家的动荡后,政治变革首先推动,为什么就不能不经历动荡而由当政者主动推动呢?
大智者推动天下。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2011-6-17 7:49:55
死了这么多人,没有报应的吗?


 

(1/3) 1  2  3 



昵  称:
 
内  容:
验证码:[8647],请在下面输入框中输入[]中的验证码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http://www.china-review.com | 版权所有:北京中评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京ICP证040812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29